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咪乐|直播|app|下载二维码 而在已占领地域建立控制权、维持公共秩序、修复必要的基础设施都属于关键性问题,可能会影响作战。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逃离都市是一股风潮,许多年轻人在过去两年回到小地方构筑自己的生活。可仍然有一些人,他们留在大城市,在矗立的高楼大厦间寻求低成本的生活方式。他们发现了可以用毛毛钱的菜市场,在社区看免费的电影。探索过程中,这些年轻人触摸到都市的另一种烟火,打开折叠的城市,感受到附近带给自己的抚慰。

薅羊毛,深入城市的毛细血管

广州 冇酉同学:
上大学后,我来到广州,剪头发不喜欢去发廊,更喜欢找小巷子里5到10元一次的老手艺人。街坊邻居手艺好,又爱唠嗑。在那儿没有发廊里让你办卡、升级套餐的无限套路。多了些纯粹,少了些被推销的担惊受怕。

北京 仰望天空:
生活在北京,每次搬家都会先熟悉一下住所附近环境,这样会给自己安全感。出租屋附近的超市、菜市场和家具家纺市场我都要了解,着急用点什么时,骑上单车直奔目的地,而不是在那儿网淘等收货。

假如想找便宜又新鲜的蔬菜水果,得早起,跟上那些拉着小车出门的叔叔阿姨们。要么远远地观察,要么近点直接打招呼问。邻居们都很热心,他们不但知道新鲜食材的位置,还有独特的食谱传授。

上海 yve:
两点一线的生活让人抑郁,需要在周围探索,呼吸新鲜空气,确保自己还活在现实里,而非全息打工人的游戏中。

我曾经晚上八点后去面包店和超市,快打烊时去菜市场,在临期食品店补充零食,还在冬天去咖啡店蹭空调。

公司附近有一家很大的临期食品店,里面有一些好牌子的零食,每次去都像做贼一样,怕让同事看见。有次在店里迎面撞见隔壁工位的同事,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慌张。但很快两个人就开始研究今天的货怎么样,以前买到过哪些好味零食,最后买了比预期更多的零食。

来上海后我一直坚持记账,统计时发现,日常开销下降了一小块,但无法对冲房租上涨增加的刚性开销。可能我要继续发掘更多的省钱小妙招了。

深圳 伽伽:
刚毕业时住在广州番禺地区,一次偶然去图书馆借书,才知道广州图书馆和广州音乐大剧院的公众号经常有免费的观影、讲座活动通知。

我有幸抢到过几场免费电影看,并发现越是经典的电影,观众席上的老者越多。在大剧院看《永不消逝的电波》结束时,看到离席的老者泪眼婆娑。

上海 Starry:
还在北京生活时,发现很多老年群里有不少活动的免费赠票。其中,戏曲类活动居多,偶有节目录制,电影首映或点映活动。

赠票活动里最活跃的是北京当地老年人,参与热情之高超乎想象。一般人京剧、河北梆子之类的票基本抢不到,因为比不过白天7点就开始盯着抢票的。但他们没那么喜欢南方戏,粤剧之类的票很容易抢。

北京 garnetar:
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很高,但文化活动很多,而且很便宜。演唱会或明星话剧动辄几百上千,但国家大剧院的周末演奏会才35元,看完演奏会还能把剧院的展览都看一遍。国博和国家美术馆这类地方常有免费新展,运气好还能白嫖讲解。

看电影不要去大商场的影院,东、西城一些老影院票价非常便宜,30到40块钱。一些小区有老年乐团和音乐社团,时常有乐器公开课,可以教一些乐器的皮毛,剩下的可以自己学着玩。只要多出去走走,尤其是加入一些社团或公益团体,总会发现很多可以薅羊毛和白嫖的地方。

之前我去上一节洞箫公开课时,课间和学员聊天,才发现在座的都是大佬:来弹琴的老爷爷是音乐学院教授,教课的老师是制作洞箫的大师,其他学员很多是退休的干部和大佬,有位姐姐是个画家,一幅画值一辆奔驰,只有我是抱着白嫖心思来玩的小菜鸡。

生活不能只有柴米油盐,还应该有诗和远方。所以,多和大爷交朋友,带你脱离低级趣味,花最少的钱享受生活。

发现“附近”

成都 素叁:
还在北京生活时,觉得逛胡同是了解这座城市最好的方式,没有之一。不用花钱,也不用计划太多,可以在某个饭馆吃完饭,就在附近顺便逛逛。

2018年5月初,我和朋友在东四十条附近吃过饭,临时起意,想去内务部街看看姜文长大的地方。据说,《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爬的烟囱也在那片区域。我们选择了步行,晚上7点多出发,一路闲逛,8点多才走到内务部街。

我是南方人,在那里看到了曾在想象中的老北京:从一扇大门走进去,看到挤成一片的胡同住宅,还有弯弯绕绕的小路。亮着灯的人家很少,我们在暗里往前走。有时,我们沿着七绕八绕的路,走进了死路,有时又走回刚才经过的地方。像在一座迷宫里探索。快走出内务部街时,遇到了两位居民,他们主动和我们聊起来。具体什么内容记不清了,但印象里他们挺亲切的。

当时,我们本准备在路边打车回家,结果无意间看到一间中学,学校主建筑像是民国时期风格,门口还贴了高考补习的信息。一瞬间,我觉得特别跳戏:就像刚处于一个过去的时空中,又被拉回现代,而面前的这些要素既熟悉又陌生。

成都 叶晚秋:
我生活在成都高新区,是一名老师。有时扔垃圾时,看到一些能用的东西,会顺手捡回来。我租的房子在二楼,刚好有一个阳台,会捡泡沫箱回来种菜。一次,碰到小区一楼的阿姨也在种菜,和她交流了一下。后来,她给了我一些白菜苗。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连接。

北京 不醉:
北京的物价,从市中心到三环存在一个很模糊的超低地带。这在南边体现得很明显,比如南二环天坛附近,剪个头发20块,吃个早点5块。
在那附近住了两年,体会到北京的人情味。有次买东西没带钱,小店老板说,是在附近住么?是的话下次给就行。后来,我也帮没带手机的大爷付过钱。大家彼此信任度很高。

我还发现,没有被开发的胡同,烟火气特别重。我有家特别喜欢的胡同涮肉,小店只有四张桌子,还很挤。最开始带朋友来时,大家都嗤之以鼻。可是来过两次,都喜欢上了这里。一方面是味道确实不错,另一方面是几桌客人,经常吃着吃着,就聊起来还喝起来了。谁能想到这个逼仄狭小的空间,竟有让人心胸开阔的魔力。

上海 伊莎:
我是上海土著,几年前开始断舍离。由于好多东西质量都还很好,扔了可惜,身边亲戚朋友也都条件优渥,所以也没有人可以送。无意中发现了一种新的生活理念——“零垃圾生活”,把不需要的闲置物品送给需要的人。这种生活理念不但环保有爱,也很节约。我也因此结识了很多新朋友。

在零垃圾群里,有提出需求的群友,有主动提供闲置的朋友。大家都本着物尽其用的善心,分享着物品:大到大件家具,小到生活杂物,所有都是无偿分享,只需自提或承担运费。这帮助了很多新到上海工作的年轻人,而且有其他人继续使用闲置物品,感觉也是对物品的一种尊重和疼爱。

广州 大星:
毕业后,因为工作和生活压力,我长期处于自我封闭状态。接近抑郁时腾升了自救的欲望,用了很多的办法,最有效的还是拍照。买不起相机,就用手机记录下身边的每一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一刹,风拂过树梢的瞬间,建筑物下交织的光影,让我开始沉浸于当下的生活,平时见惯的环境也变得生动。

打车太贵,地铁太闷,坐公交成为我的一个小爱好,上下班顺便看看风景,没准还能拍到好看照片。

走街串巷拍照时,常被一些陌生人的生活状态打动。我们认为很“惨淡”的“边缘群体”,实际上都努力地过着热气腾腾的生活。有次,我在马路上看到一个流浪汉坐在地上与自己下象棋,完全沉浸其中。这让当时总是游离于生活之外的我很受触动。

打开被城市折叠的生活

北京 天慈:
以前在APP上买菜,后来发现附近的菜市场更便宜。跟着爷爷奶奶进出他们常去的菜场,再与他们聊聊,长了不少见识。

原来,住在拆迁安置小区的老北京人,动辄两三套房,每月收租上万,但每天仍在楼下回收废品,去超市抢便宜的大米鸡蛋。用他们的话说,人活着不能闲着啊,闲着就废了!

北京 宁广:
我是外卖员,生活节奏快,但总能找到很多便宜的快餐店。许多美食城对外卖员都有优惠,经常有12块钱一份的管饱餐,一荤二素。
我还经常去探索团购平台的特价优惠。盒马店每天九点后有很多特价菜,比菜市场都便宜。我经常去那儿捡漏,晚上一条大鲤鱼15块钱,一斤猪肉8块钱,有次一盒椒盐皮皮虾12块钱。一个月餐费一千足够了,真的很省钱。

上海 荆:
有次下午出门买菜,遇到两个老人爆爆米花。他们用着儿时记忆里的纯黑炉子,长得像个葫芦,下面还烧着炭。

我看到后很感兴趣,过去买了一包爆米花。付款时本想扫码支付,突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老人们不怎么会用智能手机,所以二维码都是孩子的,但很多孩子并不会把钱都给老人,有的甚至不给。所以,我从包里掏出现金给了老婆婆,她知道我有现金时很开心。一包爆米花六块,我给了一张十块和一个一块的硬币,她找了我五块。现金很久没用了,但她那一瞬间的反应让我觉得,包里的现金没有白拿。

西安 想沉醉于暴瘦中:
工作太忙碌,在好不容易可以喘息的时间里,我不愿宅在家里,想出去转转。也不是为了开心,而是纯粹放空。

今年6月,一大早去逛家附近的早市,出乎意料地在夏天买到了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的橙子。当时买的较少,第二天再去买时,摊主已经找不到了,有些许遗憾。谁知一个月后,和家属骑着小电摩随意溜达时,在西安的另一个区遇到了那个摊主,一位年轻火辣的重庆妹子。

闲聊中才知道,她和伙伴专门从重庆来西安卖橙子,我们第二次碰见她时,她正在卖今年在西安的最后一筐橙子,晚上就坐火车回重庆了。更巧的是,那天她穿了一件和我的一模一样的衬衣。人和人的缘分,真是奇妙。

我们已经加了微信,期待明年的夏橙。

北京 tapa:
北京使馆区是一个宝藏地。我住在工体附近,不需步行太久即可抵达法国文化中心和塞万提斯学院。塞万提斯学院经常免费放映电影;在法国文化中心观影需买票,但票价也不贵。歌德学院的活动也很多,放映的片子都很棒,最近还有德国电影展和爱酷电影周。

上次去哥斯达黎加使馆的活动,有当地小吃免费发放。去那里看电影的有很多附近的大叔大妈,他们拎着买菜包,有时也会和使馆工作人员简单交流两句西语。还有一次去塞万提斯看电影,使馆也免费发放小吃,当时在场的有几个看起来像是流浪汉的人,但也没人说什么。大家站在一起吃东西、看电影。

感觉城市就应该这样,可以包容所有人,大家都一样平等。

北京 潘潘:
我从小就非常喜爱《城南旧事》,一直向往着来北京体验一番老南城的生活。现在,我搬到了挨着老南城的单位附近居住。我的工作不忙,日常保持朝九晚五的作息。闲不住,自然要找点事干。

最近发现最能降低生活成本,同时也是最有乐趣的省钱小妙招,是让自己从健身房里走出来,先去社区或公园里的健身器材,进行一些必要的力量锻炼或拉伸训练,而后再绕着街心公园,或去买了年卡的天坛公园跑步。过程里,我还能和“社牛”大妈唠嗑,欣赏“身负绝技”的大爷们展现高超“武艺”。

周末我会带我妈一起出门散步。我是南方人,当我和我妈嘴里叽里呱啦讲着一堆别人听不懂的“鸟语”时,会有好奇的人借着让我们帮拍合影的契机前来搭话,问我们说的是不是广东话,为何跑这么远来这里生活……语毕,大家各自散去,不留任何联系方式,只留下一肚子别人的故事。虽未沾酒,却也能产生“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之感。

人和人的相处距离,或许就保持在这样的状态里就好,近一步则太多,远一步又稍显冷清。

深圳 wennie:
我很喜欢看戏,这方面开销很大。深圳有政府补贴,许多戏都可抢到100元左右的公益票,只是位置差些。我想方设法降低自己的看戏开销,但最终发现深圳就是原罪。由于深圳基本没有本地剧团,能来巡演的价位都不低。同样的戏,在深圳能比别的城市价位贵,甚至深圳南山剧院的价格,都能比深圳坪山的贵一倍——即使算上政府补贴还是会贵一大截。

北京 forward sky:
我在北京生活,工作稳定有户口,唯独没房没车没存款。目前,我租住在丰台一处老旧居民区。由于生活成本与工资的巨大不匹配,我开始探索各种省钱方式。

我尽量在晚上6、7点时去买菜,因为叶菜过夜很不新鲜,所以附近的菜店会打折出售,常常五块钱三把或者两块钱一把。

有次傍晚抢打折叶菜时,碰到一个老奶奶,她说自己就一个人,5块三把的叶菜也吃不完,问我能不能和她拼着买。老奶奶看起来七八十岁了,佝偻着身子推一个小推车。最后,我送了她一把青菜,也没要钱。并不是自己多有钱,而是希望如果自己爷爷奶奶去买菜时,也能有人这样耐心地对他们。

我还会去大型购物商场抢工作日打折餐,发现很多去吃的人是老年人和宝妈。和本来想象的冷清截然不同,那里很火,几乎每桌都有人。但更多的桌子上是孤零零的人,很少有人结伴。感觉大城市里有很多人孤单但坚强地生活着。

这正是:千般新词薅羊毛,自觉此番时尚潮;酒醉方言心中意,囊中羞涩心似焦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薅羊毛的年轻人最懂大城市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

百度